新闻摘要

  • 《Nature Communications》刊登计算地球动力学重点实验室在青藏高原东西部岩石圈结构差异性机制问题的重要进展 《Nature Communications》刊登计算地球动力学重点实验室在青藏高原东西部岩石圈结构差异性机制问题的重要进展
    《Nature Communications》刊登计算地球动力学重点实验室在青藏高原东西部岩石圈结构差异性机制问题的重要进展 文/皇甫鹏鹏、常越 中国科学院计算地球动力学重点实验室李忠海研究员及其博士后皇甫鹏鹏对青藏高原东西部岩石圈结构差异性机制问题开展了深入研究,取得重要进展,相关研究成果Multi-terrane structure controls the contrasting lithospheric evolution beneath the western and central–eastern Tibetan plateau于9月17日在线发表在于Nature杂志子刊Nature Communications上(2018 September 17:3780)。皇甫鹏鹏为第一作者,李忠海研究员为通讯作者。 喜马拉雅–青藏高原造山带作为现今地球的“世界屋脊”,是新生代乃至显生宙以来地球上所发生的、且也是目前正在进行的最重要的造山带(图1)。青藏高原不仅是探讨大陆汇聚中的物理、化学过程的绝佳场所,而且也是研究地球系统科学的天然实验室。因此,对该造山带形成演化过程的研究在大陆动力学和亚洲气候生态领域都具有十分重要而显著的科学意义。虽然大量地球物理观测都揭示出青藏高原现今东西部岩石圈结构的巨大差异性以及相应的壳幔结构演化的可能差异性,但是对该差异性的力学机制和控制要素的认识仍严重不足。 近几十年针对青藏高原及其周边区域的地球物理、大地构造和地球化学工作都同时显示出喜马拉雅–青藏高原造山带的深部壳幔结构在其走向方向上(东–西向)表现出渐进式变化(图2)。在西部(~82°以西),印度岩石圈地幔水平下插于高原之下,并向北延伸至塔里木盆地南缘。而在中–东部(~82°以东),印度大陆板片最远抵达至班公湖–怒江缝合带,且印度大陆向北下插的水平距离向东逐渐减小,直至在雅江缝合带即陡立进入软流圈。换言之,在高原西部,原青藏岩石圈地幔在印藏碰撞过程中已完全与上...
    [09/25]
  • More